800楼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导航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清明

[复制链接]
ymwnq 发表于 2019-1-2 00: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明
      
   
    似乎上天也为了迎合这个悲凉的日子,清明的凌晨就下起了雨,使空气愈加哀凉。
      
    去墓地拜祭的人们都很匆忙的赶路。载辰并不匆忙,两只手插在裤袋里,象一只孤独的野猫,夹着冷嗖嗖的尾巴在雨下逆流行走。
      
    他没有明确的目的地,还有些饥饿。
      
    载辰忽然驻足,将裤袋里的一只手伸到空中,手心向上。感觉点点滴滴的冰凉,象无数只飞虫轻咬他的手心。一丝自嘲的苦笑掠过他的唇边。
      
    他不是没有拜祭的亲人,为了避免同亲友碰面尴尬,他已提前去了母亲的墓地,还买了几块绿豆糕,母亲生前最爱吃的。
      
    穿过花坛他走进一个居民区,忽然掠过一片刺眼的白,是几个大大的纸花圈立在树下,看来这里有刚过世的人。纸花一圈儿套一圈儿,最外层白色花瓣锦簇在一起,让人透不过气来。载辰眼前瞬间转出螺旋般的白光,他感到一阵眩晕。“这是走到哪儿了?”他问自己,环顾四周,“哦,又回来了!怎么又回来了?”载辰万分沮丧的喃喃自责。话又说回来,不回这儿他还能去哪儿呢?他只能回这儿,这儿其实是他现在所谓的家,但两天前被小凤赶了出来。
      
    载辰五年前离婚跟了小凤,为了跟小凤在一起,他撇下前妻跟十岁的儿子。可他没想到,小凤的脾气随着自己的经济状况而波动,直到两年前他的公司破产,小凤从娇妻变成母夜叉,过去的温柔体贴如今已成为载辰的奢侈品。
      
    由远及近传来哐啷哐啷的金属声,载辰抬眼一看,原来是大嫂和弟妹骑着脚踏车风风火火朝这边来,他想一定是来找自己和小凤的。载辰急忙闪倒树后,她们并没有注意到他。两个女人在楼前停下,弟妹一向嘴不闲着:“二哥二嫂不像话,不来拜祭咱妈。”大嫂接过话茬:“看那绿豆糕没?载辰一定来了,八层跟小凤吵了架,小凤不会去,他自己又不好意思见我们。”弟妹无奈的摇头说:“二哥当初就不该离,小凤是什么女人啊?卸磨杀驴的主儿,谁都看得出来就他自己糊涂。”两人为了少淋雨,快速锁好车子,缩着脖子钻进楼道。
      
    载辰琢磨这时候回去恰好,当着大嫂和弟妹的面,小凤不会不讲情面,也许他认个错就过去了。想到这儿载辰也随后进了楼道。里面很昏暗,充满了发霉的味道。破产之后他的别墅不得不卖掉还债,现在如何才能有效的治疗白癜风疾病这个不到四十平米的旧房子是小凤妈借的。因为这个,他在小凤妈面前更是失去了男人的尊严。
      
    房门是虚掩的,载辰正犹豫该不该直接进去,这时听到里面有说话声:“二嫂,二哥不在家吗?”是弟妹迫不及待的问。传来小凤冷漠的声音:“我跟载辰分手了。”大嫂听罢惊讶问:“啥?你们疯了?一把岁数折腾什么?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要分开。”弟妹接过话:“我看二哥是被你撵出去的吧?”“对,就是我把他撵走的。”小凤不否认的说:“这日子还能过吗?都这样了他还要给前妻拿钱,说是治病,我看那女人是想尽办法榨载辰的钱。他哪里有钱,还不是拿我的钱,我可伺候不起。现在撵他走是我念旧情,等他哪天得了脑血栓瘫在床上,我再撵他出门,人家会笑我无情无义的。”
      
    门外的载辰没想到小凤会说出这样绝情的话,脸气的发白。大嫂不客气的反驳“载辰给前妻治病也不是说不通啊,毕竟她是儿子的妈,你应该想开点儿。”弟妹补充说:“冲二哥当初对你一片真心,你就不该说这种话。再说你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离了也不好找。”这话刺激了小凤,她颇为不满的说:“你们也用不说和了,我跟载辰是分定了。”大嫂慌忙解释:“小凤,弟妹刚才的话是有嘴无心,不要跟她较真儿。你还是给载辰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吧,他在外面吃啥?住啥?毕竟你们多年感情,就算可怜他也好。”小凤用鼻子哼了声说:“我不是菩萨。说实话,我和载辰当初虽举行了婚礼,可没登记,法律上我们没有婚姻关系。”接着下了逐客令:“所以你们二位别费口舌了,请回吧。”大嫂和弟妹听得哑口无言。
      
    载辰在外面脑袋嗡嗡乱响,这是他致命的隐私。当初他要小凤跟她登记,小凤总是推脱。好景不长,三年后公司破了产,小凤怎会铁心跟她过苦日子,更是死了这个心思。现在大嫂和弟妹都知道了,就等于全家人都知道了,载辰想这回自己更是容颜扫地。
      
    大嫂和弟妹要走,载辰急忙躲到上层楼道,她们悻然离开,小凤‘砰’的关上门。载辰气得血液阵阵翻滚,他一屁股坐在楼梯上开始喘粗气。这个家他是坚决不能回了,俗话说佛为一炷香,人为一口气,毕竟他还是七尺男儿。
      
    片刻,走廊里忽然传来“嗒,嗒”脚步声,声音在下层停止。载辰纳闷,欠身从上往下看,一个男人站在小凤门口,正在发手机短信。几秒钟后小凤笑脸出来,挽着男人胳膊离去。载辰看到这一幕更是气炸了肺,但他没有追出去质问,已经没这个必要了。他呵呵冷笑,笑自己是个不择不扣的白痴,笑自己不知当了多久绿头乌龟。曾经有人提醒他,说小凤这种女人靠不住,他还不愿相信,这回事实摆在眼前。
      
    载辰感到浑身松软,拖着两条无力的腿走出来,开始漫无目的瞎逛。镜他克普司的治疗效果如何片蒙上一层细雨,变成了哈哈镜,视线里的一切物体都扭曲变了形。他感觉很别扭,整个身心都拧成了麻花。已过不惑之年的他,竟然从富商变成了穷光蛋,失去了地位、失去了尊严、失去了妻儿,他变得一无所有,只剩下一席肮脏的肉躯。载辰面带苦涩,只管低头看着自己行走的双脚,发出凄凉的咕唧声。
      
    雨停了,空气更加冰冷,骤然刮过一抹急风,吹得树枝呱啦呱啦响。他穿过铁栅栏门,走进一个公园,幽静的石板路环绕在湖边。路另一侧整整齐齐排着干瘪的小杨树。杨树丛里有颗遒劲的老槐树,树下是砖头搭成的石凳。载辰毫不犹豫的坐下来,他从来没这样疲惫过、麻木过,连呼吸都要使足了力气。
      
    不知道前妻现在怎样了,载辰心想,几天前儿子说她患了胃癌。他很想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情况,又实在难以启齿,毕竟他还没筹到钱。载辰咬住干燥的下唇,好久好久,他最终济南正规的白殿疯医院还是掏出手机,按下号码。通了,儿子在说:“喂?”载辰因胆怯磕磕巴巴问道:“你妈咋样……”还没等说下文,载辰就听到儿子劈头盖脸吼过来“你还有脸问我妈咋样,你还是人吗?医生说我妈活不过半年,我妈都是你害的,我没你这个爸爸。除非你死了,否则我永远不想见到你。”咔嚓电话被挂断。载辰不禁打了个冷战,这话令他胆寒。
      
    是报应吗?前妻得了绝症,儿子不认他,假如他不离婚也许不会破产。上天在惩罚他,他是有罪的,载辰想,可上天为什么不惩罚到底,让他一死百了?载辰浑身僵硬的坐在石凳上,他悔恨、绝望、痛苦不堪,泪水唰的从眼眶里流出。他蜷缩在石凳上,发出孩子般无助的呜呜声。
      
    儿子的欢声笑语仿佛在空中回荡,他带着儿子放风筝,滑冰,打乒乓球。儿子是那么聪明,那么崇拜他。可是金钱让他失去了方向,他毁掉了曾经拥有的一切。现在他挽救不了妻子,更挽救不了原本幸福的家。载辰不住用拳头击打自己的头颅,反反复复的责骂:“我该死!我该死!”儿子的那句诅咒‘除非你死了……’重锤般敲打载辰的心脏,一次又一次,一击又一击。
      
    他欠前妻和儿子的,他应该赎罪。一切都是上天安排好的,如同光溜溜的生一样,他将用光溜溜的死来承受罪孽,把一切都埋在众人的记忆里。就连眼前的老槐树都是上天为他准备好的……
      
    一片寂静,偶尔几声干涩的雀鸣。
      
    载辰缓慢的站起身,踏上石凳,缓慢的抽出腰间的裤带。他把裤带抛上树杈,动作依然是缓慢的,却十分坚定。载辰把连好的套子向下挣了挣,确定它足够结实。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拿出纸笔,在上面写着:“儿子,爸爸先走一步等你妈。你要说话算数,我死了来看我。”他把它叠好又放回上衣口袋,右手在口袋外面轻轻拍了拍,似乎这样才放心踏实。
      
    载辰仰脸看了看天,然后把头伸进套子里,他闭上了眼睛。
      
    “哐啷”一阵碎响,载辰踢翻了石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800楼

GMT+8, 2019-3-20 22:04 , Processed in 0.06474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